一万次心动

点油灯

温馨提示:这篇文章已超过796天没有更新,请注意相关的内容是否还可用!

“129侦探所”这个组织只存在在特定的一群人眼里。

普通人很少有知道“129侦探所”的,秦苒这反应很正常。如果秦苒再问一句“129侦探所”是什么东西,那就更正常了。

一万次心动.png

只是秦苒就捧着杯子喝水,头也没抬,似乎对此一点儿好奇心都没有。

郝队也就没之前那么小心翼翼了,跟陆照影说起了详情。直到吃饭的时候,他们还在聊“129侦探所”此次招新的事情。

这事在A城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,各方想要拉拢“129侦探所”的势力已经安排了人选去试探“129侦探所”。陆照影对这件事也挺感兴趣,整个饭桌上就只有秦苒跟程隽在专心吃饭。

“不是,隽爷,你就一点儿也不好奇,程木那女神对……”陆照影还想说什么,目光看到秦苒,顿了顿,拿起筷子,“咳,我是说他女神很可能被选中。”

“嗯。”程隽没什么情绪地回了一声。

说了半天,就得到程隽这么一个十分敷衍的回答,陆照影不由得看了眼秦苒,往椅背上靠了靠,笑了。

秦苒等他们说完了,才咬了一口肉,然后慢悠悠地开口:“接下来的几天,我要专心考试,可能没什么时间。”

因为上次帮钱队查了个地址,最近几天秦苒也一直有来校医室帮他们处理这些问题

陆照影因为之前听秦苒说过,所以反应不大。

程木没听过,他非常缓慢地抬头,问道:“秦小姐,你……认真的吗?”

“当然。”秦苒点点头。

程木看着她,欲言又止,最后还是没说什么。

秦苒吃完就说自己要回教室自习了,陆照影跟程木都十分沉默地看着她离开。

一个高三生,好好复习准备明年的高考才是正经事,郝队觉得秦苒说的完全没有问题。之前她没事就往外溜达,这在郝队眼里才叫不务正业。

“她说自己要好好准备考试,你们俩怎么这表情?”等饭吃完,程木收拾去厨房的时候,郝队跟在他身后,低声问,“一个学生成绩还是很重要的吧?”

程木把碗放进池里,闻言,沉默地转过头:“我见过秦小姐做题,也见过她的试卷。”

“她成绩应该不错吧?”郝队想了想,A城追程隽的名媛都可以绕A城三圈,程隽都没看上眼的,所以来城后知道有秦苒这么一个人的时候,他才极其惊讶,觉得秦苒无论从哪方面来说都配不上程隽。

眼下他对秦苒的观感好了一点,觉得秦苒成绩应该还不错,要不然程隽看上她什么呢?仅仅就一张脸?

程木拧开水头,靠在水池边,看着他:“啊,她上次拿过试卷来给隽爷签名,考得最高的一次是38分。”

本来觉得秦苒成绩可能很好的郝队听得目瞪口呆。

打扰了。

郝队跟陆照影商量完案子的事情,一脸深思出门的时候,正好看到将车停在校医室门口的戚呈均。

“戚律师?您怎么也在云城?”郝队脚步顿住,十分意外。

云城这么个小破城市,到底是凭什么聚集了这么一群大神?

戚呈均将车停好,礼貌地朝郝队点头:“受人所托,来这里处理件案子,明天就回A城了,来跟隽爷说一声。”

隽爷年纪不大,却因为是程老的老来子,在四九城身份极高,这一点郝队知道。不过郝队有点好奇,是谁这么大的面子,能让戚呈均亲自来云城处理事情?

了解到戚呈均来云城很长一段时间了,郝队不由得多问了一句:“那你见过隽爷身边那位小姑娘了吗?”

戚呈均想了想,回答:“你说秦小姐?”

“你也听过是吧,刚刚程木跟我说,她考试最高的一次才38分。”郝队站在原地,看了眼校医室的方向,然后压低声音,“你说隽爷看上她什么了?她这样以后去了A城……”

“郝队,提醒你一句,那位的人,你最好不要多事。”戚呈均扬了扬眉。

他是被“129侦探所”的人请来处理秦苒的事情,戚呈均估摸着封楼诚应该跟“129侦探所”内部的人有些熟。

秦苒应该是封楼诚的什么亲戚

总之,程隽现在很维护秦苒。

郝队摸摸鼻子,坐上了车,准备拧车钥匙的时候,正好看到手机亮了,一条信息发过来。他看了眼信息,想了想,拿起来回了一句——【确实有一个,具体情况不能多说,不过她成绩很差,明年能不能考到A城的专科都不一定。】

戚呈均到校医室的时候,程隽正拿了外套要出门,程木跟在他身后。

陆照影拿着电脑在玩游戏,戚呈均瞥了一眼,看出来那是近几年特别的一款竞技游戏——《九舟游》。

“隽爷,你们这是去哪儿?”戚呈均抬头,有些好奇。

“去给某位突然努力好好学习小朋友找资料。”陆照影抽空抬了抬头,挑眉笑。

程木麻木地跟在程隽后面,来到云城最大的书店。程隽列的单子上的资料书基本都买到了,只有两套卷子没有,程木准备让人从A城带回来。

程木低头,目光复杂地看着这堆书,只有学渣才会明白学渣的态度

他们学渣都是这样的。

某一时刻突然说要好好学习,实际上三天都坚持不了,买这么多资料书有啥用?

结完账,程木拿手机给程金打电话,让程金去A城的书店找找缺的那两套资料书。

程金干脆利落地应了一声,然后说起了另外一件事:“江少似乎发现那个人的动静了。”

“你说顾西迟?”程木想了想,问了一句。

“嗯,他好像整个人消失了一样,一点动静都找不到。”程金说完就要挂电话,“你跟隽爷提一句。”

程木挂断电话,就跟程隽说了这件事。

程隽拎着一袋子书上了车,垂着头,手指慢慢数着本数,神情漫不经心的。

顾西迟,少年成名的医生,经常去各个前线做慈善。

老爷子一直在找顾西迟。

奇怪的是,顾西迟背后似乎有一个神秘大神在帮他掩盖行踪,江东叶摸到了好几次,都很快被人掩藏。

这边,秦苒并不知道校医室那几个人对她表示要重新做人、好好读书的反应。

晚自习,秦苒坐在座位上做习题,九班的同学都不太敢打扰她。

林思然最近成绩上升得很快,尤其是物理,几乎呈直线上升状态。问她物理题的人很多,连林思然自己都不太明白,她物理为什么提升得这么快……

秦苒正在做卷子,似乎是有些嫌吵,她再度塞上耳机,微微靠着墙,一手拿着笔,看样子好像是在做英语卷子,速度很快。

目的性太强,九班的人都在想,秦苒这一次是不是真被李蓉给刺激到了。

九班的人都以为秦苒的好学只是一时性的,毕竟秦苒跟他们不一样,他们都是自己考到一中的,有底子,平日里大多数课还是听的,考试前多点时间努力下还是有用的。

可秦苒这种几乎什么都不懂的,临时抱脚也没有多大用。

秦苒这一整天都在做题,晚自习也几乎是在做各科卷子。班里的人也打起了精神,开始有意无意地帮秦苒补习,林思然动不动就在秦苒耳边背物理公式

“这次期中考试我觉得考的应该是电磁学,”林思然清了清嗓子,“你知道磁场是什么吗?……洛伦兹力的大小是qvB,带电粒子在磁场中匀速运动的基本公式是……反正你遇到物理大题,所有公式都写一遍也能得两分。”

吴妍退学之后,英语课代表就换了一个圆脸女生,她一下课就拿着英语词典来秦苒耳边背单词:“苒姐,知道abandon是什么意思吗,它是……”

秦苒面无表情地拿出一本资料书,眉头拧着。知道,她当然知道,就是英语词典第一页第一个单词。

秦苒拿校服蒙住头,她这时候终于知道什么叫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了。

“苒姐,我知道你记性好,但你基础太差,应该补基础,多背背单词……”

秦苒一把掀开蒙在头上的校服,“腾”地站起来。英语课代表被她吓了一跳,整个人往后缩了缩。

秦苒把桌子上的书“咚”的一声扔到桌洞。她低着头,目光清冷,但却很有礼貌地同英语课代表说道:“……我去上个厕所。”

女厕所。

秦苒拉开最后一个隔间的门,拿出手机想要打游戏。游戏还没加载完,隔壁隔间的人小心翼翼地敲了敲隔板。

“苒姐,你在吗?”是绯的声音。

秦苒拿着耳机的手一顿,没开口。

夏绯了解了,然后坐在隔壁的桶上,开始背化学公式。背一段,她就停一下,然后小心翼翼地试探着问一句:“苒姐,你还在听吗?”

秦苒沉默了两秒,然后十分郁闷地踢了下厕所的门。“哐当”一声,又急又躁。

夏绯得到回应,又接着背化学公式。

秦苒无奈。

求求你们,做个人吧。

还好,马上就期中考了。

打游戏是不可能了,秦苒眉眼低着,将耳机塞回,返回手机主页面。她点开常宁之前发给她她一直没有看的短信,只有一句话——【“129侦探所”今年招新,应召内部人员的要求,你要不要……出个题筛选一下人选?】

“129侦探所”很少吸纳新鲜液,一般招收的也只是普通会员,可即便是普通会员,也能在这里学到不少东西,享有内部会员的资料共享权。而“129侦探所”的情报网几乎遍布全球,身为会员,就算只是普通会员,受到的优待也不少。

在这之前,“129侦探所”也招过几次会员,毕竟每个组织都需要新鲜血液,常宁暗地里物色过不少人,不过秦苒一次都没参加过。

秦苒在“129侦探所”是个神奇的存在,她是唯一没有露过面、威慑力却比常宁还要大的成员。

这一次好不容易露了个面,常宁怎么会放过她。

之前吃饭的时候,秦苒听郝队跟陆照影说过这件事,所以她也并不奇怪。

隔间的夏绯还在给她背化学公式。秦苒看了眼厕所门,脸上的表情没什么变化,按着手机直接给常宁发了两个十分冷漠的字——【不去。】

她刚发过去,常宁那边就急了,一个电话直接打过来。

秦苒在铃声响起之前,十分冷酷地挂了。

常宁十分执着,打了一个又一个。秦苒非常嫌弃地看着他的来电显示,然后起身,伸手不紧不慢地敲了下隔板。

夏绯背公式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秦苒起身,拉开隔间的门出去,一边抽出塞进兜里的耳机,插上去,一边接了常宁的电话。

她低着眉眼,一手将耳机塞到耳朵里,一手打开水龙头,压着声音:“说。”

秦苒一般都是开变音器跟他通话的,常宁这是第二次这么直接地听到她的本音,音调依旧冷,清晰又年轻。这让一直觉得“孤”是个抠脚大汉的常宁又沉默了一下,才开口:“你作为我们侦探所的招牌,到时候放出消息,今年我们招新的题目是孤狼出的,你想想,这会吸引多少神隐的人……”

电话那头的常宁拿了杯咖啡,站在落地窗边,语重心长道:“你出,都不来点新闻吗?”

夏绯也紧跟着出来了。

秦苒洗了手,关上水龙头,想了想,没彻底拒绝:“行吧,我考虑考虑。”

常宁愉快地挂断了电话。

夏绯也洗了手,又紧跟在秦苒后面开始背公式。

秦苒觉得她像个唐僧。

啊啊啊,真烦!

熬过十分诡异的晚自习,终于回到了寝室。林思然跟在秦苒身后,还谨遵英语课代表的指示,拿了两本单词本跟在秦苒身后。注意到林思然的动作,秦苒拿着手机的手不由得抬了抬,然后遮了遮眼睛,另一只手握着胸前林思然给她的那棵

“苒姐!”楼梯口,乔声追上了秦苒。

“没事别找我,有事更别找我。”秦苒将手机塞回兜里,脚步没停,不太耐烦地道。

放下遮住眼睛的手,那张脸上有些冷淡,眉目冷艳,透过微垂的眼睫,能看到她眼底微微的血色。最近一段时间,她眸里的血色几乎没有,表情也很少不耐烦。

今天是从下午又开始了。

乔声这些人都以为秦苒是因为星期六的期中考试而烦躁,特意等到放学来安慰她。

秦苒按了下太阳穴,精神不太好地回了一句:“知道了,烦。”

乔声立马抬手,给自己的嘴巴上了链条。

林思然跟在秦苒后面往寝室走,给了乔声一个眼神——苒姐今晚火气有点大,估计是背单词给背的,没事别惹她。

等秦苒她们回了女生宿舍后,乔声才转身,看到徐摇光正拿着手机跟人打电话,语气挺温和的。乔声反应过来,电话那头肯定是秦语。

除了秦语,乔声到现在还没找到第二个能让徐摇光有如此态度的人。

听到徐摇光说了一句什么“魏老师”,他翻了个白眼。

等徐摇光打完电话,乔声才开口:“秦语啊?”

“嗯,她到A城了,今天见过沈家人,沈老爷子特别喜欢她最近的新曲子,她暂时住在沈家。”徐摇光将手机放回去,语气依旧平静。

“嘁——别跟我说她,我一点儿也不感兴趣。”乔声没什么好气。

徐摇光瞥了他一眼:“你这什么表情?”

乔声掏出手机,打开游戏,想了想,还是开口道:“徐少,我从林思然那儿听说的,吴妍手中秦苒的那张照片你知道是谁给她的吗?”

听到这一句,徐摇光眸色动了动:“……谁?”

“是秦语给她的。”乔声也是深思熟虑之后,才决定对徐摇光说实话,“我是找吴妍确定之后才跟你说这件事的。而且,连我都看出来了,我就不信你没看出来,那秦语也在算计你。”

乔声就不明白,徐摇光这样到底是为了什么。

秦语拉小提琴确实好听,但是……没必要这么魔怔吧?

徐摇光盯着乔声的脸看了一会儿,沉默半晌,然后淡淡开口:“嗯,知道了。”

等了半天,就一个“知道了”,这是什么反应?

“徐少!”乔声挠挠头,不太理解。

“你说的我知道,不过她现在没造成任何实质性伤害。”徐摇光已经转身往宿舍走了。

乔声看着他离开的背影,干脆利落,与往常没什么两样。

衡川一中这次的期中考试安排在这个周末进行。从周三开始,秦苒都在水深火热之中,度日如年。

周六早上,照常早读。

秦苒最近几天精神状态不太好,前段时间几乎没出现的血丝又出现了。

林思然每天晚上起来上厕所,都能看到秦苒在背英语单词,九班的人也不太敢触她霉头。

早读下课,秦苒跟林思然说了一声,没跟他们一起去食堂,自己去了校医室。

因为秦苒不在,林思然就跟夏绯她们一起去食堂了。

徐摇光跟乔生没去食堂吃早饭,而是去了外面的早点店吃面。两人去的时候,魏子杭已经点好了一份肉面在吃。

“就你们?”魏子杭慢悠悠地吃着面,一双凤眸微微眯着,神清绝的,顿时觉得这个早点店跟他不符。

“她去校医室了,”乔声坐在他这一桌,拿着菜单开始点面,“今天考试,你还敢吃蛋?”

他瞥了眼魏子杭碗里加的鸡蛋。魏子杭吃着面,也不理会他。

等面期间,乔声跟徐摇光闲聊:“徐少,你昨天跟秦语说的那个魏大师是谁啊?他收了秦语没?”

徐摇光摇头,表示不知道:“听说魏大师去M洲了。”

秦语去了A城之后,虽然还会联系他,但联系的次数少了很多,这一点徐摇光知道。

魏子杭对这两人的对话本来不清楚,直到听到这里,他吃蛋的手顿了一下。

“说起来,魏大师跟你都姓魏,”乔声对秦语本来就不感冒,说到这里,他微微笑着看向魏子杭,“你不会就是那个魏大师的家人吧?”

魏子杭瞥了他一眼,依旧高冷的没开口。

“我开玩笑的,你别当真。”面来了,乔声拿了双筷子夹了一筷子,“看你这社会人,就不像是人家艺术大师的亲戚。”

魏子杭成名就是一混混,混道上的,还认识帮派大神。而能让林家人看重的魏大师,肯定是有文化素养的人。

两人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,都摆不到一个层次上。

(未完待续)

睡前小故事

文章版权声明:以上内容源自网络,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,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。转载本站文章时也请以链接形式注明文章出处,同时标明原作者。

发表评论

快捷回复: 表情:
AddoilApplauseBadlaughBombCoffeeFabulousFacepalmFecesFrownHeyhaInsidiousKeepFightingNoProbPigHeadShockedSinistersmileSlapSocialSweatTolaughWatermelonWittyWowYeahYellowdog
评论列表 (暂无评论,1819人围观)

还没有评论,来说两句吧...